雨過天晴

只有你沒寫出来的,沒有我不想看的🌈

抱他啊啊啊啊啊啊啊抱他!!!!!!

鱼柑柚:

不要报纸 抱我

经常一起吃饭的姐姐

啊啊啊啊!!!!!!!

违章建筑迎春楼:

/非性转


/有bug


/没校对


/是烂梗


/清水文







林彦俊家隔壁最近入伙了,屋主是个姐姐,94年,比他大一岁。姐姐入伙时只有她一个,按习俗来说是要有点人气的,于是乎林彦俊就顺理成章地帮忙做了几天的“亲戚”。

 


两人性格挺合得来,一来二去也熟络了不少。林彦俊得知姐姐是马来西亚人,孤身一人来到中国打拼,离得最近的亲戚都要坐几个钟的飞机。





弱女子单薄,作为男人应当主动提出要保护她才对。





姐姐听到这噗嗤一笑,敲敲林彦俊的脑袋要他保护好自己就好。





入伙结束回到自己家的林彦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起身走进厨房,打开冰箱门,一根胡萝卜滚落下来,他看着叹着冷气的冰霜,也不自觉地跟着叹了口气。然后捡起那根萎靡的胡萝卜,削了削皮又塞进嘴里。





姐姐像是和他心有灵犀似的,第二天一早就提着一大篮子的菜来拜访他。





“之前辛苦你来帮我的忙,想到你那么久不在家住,家里应该都没什么吃的了,所以我特地去买了些菜,中午做给你吃。”





林彦俊嘴上说着不用不用,心里却早就放炮庆祝了。





他本人其实就是个厨房菜鸟,平日做的最好的料理就是方便面,再者就是切切黄瓜苹果啥的做点素食沙拉。大学时自己住也这么吃惯了,没想到去姐姐家做了几天客,顿顿大鱼大肉,把胃给重新养娇了。





林彦俊看着壁橱里那一大袋未开封的方便面都快吐了,正寻思着要不要出去下馆子,正巧姐姐就来敲门了。





“彦俊。”





“嗯?”





林彦俊从思绪中脱出来,正对上姐姐的眼睛。





“彦俊,姐姐有个提议你要不要听听看?”





“嗯,好。”





林彦俊盯着姐姐,又入了神。





“就是...嗯...姐姐觉得,姐姐一个人,饭量又小,但是有时候煮东西嘛,又容易煮得多,我看你也没有女朋友,不如以后你都来姐姐家吃饭怎么样?”





林彦俊鬼使神差地点点头,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Congratulation~congratulation~congratulation lation lation lation ba ba ba ba bang!”





自那以后姐姐就在两家穿梭,周一至周五是姐姐的showtime,周六周日就一起下馆子,时不时还会开趴。





两人的黏腻程度成功让周围的邻里都认为他俩是一对儿,甚至连楼下卖豆浆包子的阿姨也这么认为。





但两人似乎享受得很,连否认都要咧开嘴角羞红脸蛋。居委会大妈看了都要说:“有啥不好承认的,我不是过来人?我都懂。”





这天,向来不喝酒的姐姐醉红了脸,倒在邻居家弟弟的怀里。





“彦俊。”





“我在,”林彦俊替他拨开额前汗湿的头发,又准备替他解开胸前的纽扣,“姐,我帮你透透气。”





“彦俊,”姐姐一把握住他的手,“我自己来就好了。”





“好。”





“彦俊。”





“姐姐你说。”





“你有谈过女朋友吗?”





“有啊...不过都是以前的事了...”





“那你有谈过男朋友吗?”





“嗯...没有。”





姐姐看向他的眼睛:“如果姐姐给你介绍呢?你要不要尝试一下?”





林彦俊疑惑不解:“姐姐你想说什么?”





姐姐却不说话了,转身抓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姐姐,”林彦俊移走酒瓶,环住姐姐的手,“别喝了,你今天怎么了?”





姐姐看向他,久久地,才下定决心一般,凑近他的耳畔:“彦俊,如果姐姐告诉你,你有的东西姐姐也有呢?”





第二天尤长靖醒来,头疼了好一阵才发觉这儿不是自己的房间。腰上和腿上多出来的重量让他误以为自己身处五指山下。





背后怎么会有个金发裸男?





他揉了揉眼睛,摸了摸自己轻飘飘的头顶,以及脖子以下陌生的星星点点。莫不是还在梦里?





他挣扎着起来,未果,还吵醒了那位金发裸男。





“Hi,”林彦俊从他背后探出脑袋,声音还有些沙哑,“姐姐。”





尤长靖看着躺在地上的假发和义乳,像是眼见自己被人揭开那张粗制滥造的面具,心虚害怕又无能为力。





他转过身,刚想解释些什么,却感觉大腿根部一阵黏腻。





他随那处一直摸到尽头的私密,“嘶——”一阵灼烧感刺激得他缩起脚尖。





林彦俊也彻底醒了,他看着一脸委屈又茫然的尤长靖,忍不住调戏道:“姐姐,原来你昨晚没喝醉啊,都是装的,怪不得扑倒我的时候那么辣。”





“闭嘴!”尤长靖又羞又臊,要说昨晚发生了什么,他是一点儿都不记得了。要真是自己主动勾引,恐怕又要多加一条罪名。





林彦俊攀上他的肩,把脸埋进他的脖颈,一脸享受,“姐姐,你会负责吗?”





尤长靖气这人没羞没臊,但转念一想,这人好像根本不在乎自己是男生女生,明明谎言都被戳破了,他还是一个劲“姐姐”“姐姐”地叫。





“姐姐,”这次他干脆直接抱住尤长靖,“昨晚你说要给我介绍的小男生在哪啊?长什么样?可不可爱?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





又来。





尤长靖接下他的茬,“就在你怀里,长得很好看,是个酷盖,你要不要?”





“要。”





“那你是不是该改口了?”





“老婆。”





“啧!”





“哥。”



From K

希望我的好心不會被別讓浪費,寶寶很努力所有人都看在眼裡,歌詞裡他說到要把二十歲的美景送給我們,我也希望大家能夠讓他有個漂漂亮亮的20歲。

K (已領完)

就簡單粗暴說了,要的自己點開領取吧!

http://url.cn/5UiPRa4

啊啊啊啊啊啊!!!!!!!

蹦極:

四月的萤火虫:

长得俊图书馆大型画展

12.01 正式官宣



予告状

 

我在等待一个冬天。

是阴沉乌云下的彩虹糖,是凝结空气中的面包香,是奔跑山坡上白马王子与卷卷天使的歌唱。

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术师,会用笔尖锁住时光。

有酒窝深深的模样,有甜蜜相依的肩膀,还有温暖的墙、粲然的光。

而我,要这一切统统成为私人珍藏。

 

12月23日至12月25日。

我——怪盗基德,将在张德军图书馆盛大的绘画展厅内,盗取正中我心的绝妙画作。

一场美轮美奂的Magic即将上演。

 

嘘~

悄悄告诉你们,我把这次的行动暗号定为:偷心攻略。

因为我要的不仅是画作,还要把你们的心…

私人珍藏!

 

2018年12月1日

怪盗基德(上)



十二月二十三日

10:00  @innerjluu  

12:00  @放开我的小菊花 

14:00  @去去去丢啦 

16:00  @夺命荔枝 

18:00  @恶妇花🌸 

20:00  @Mr.M 


十二月二十四日

10:00  @狗腿老贼 

12:00  @哈尼哔布莱克 

14:00  @RUIN 

16:00  @ZAKA 

18:00  @渝声 

20:00  @只嗑西皮不谈恋爱 


十二月二十五日

10:00  @蹦極 

12:00  @N先生 

14:00  @potato搞9 

16:00  @雨落 

18:00  @Gwigwy|ᐕ)⁾⁾ 

20:00  @鱼柑柚 



感谢

文案:知名不具

美工:@Gwigwy|ᐕ)⁾⁾ 

幕後工作者:@十六岁£  @耳听过的年光影之间 

五十九分恋人

我們一起,慢慢及格,然後滿分

wbqjyt:

长得俊(部分异琳)


· 小甜饼 2.8k字








-








给你自己或者你的另一半在恋爱这件事上打分,你会打几分?








-






别墅里难得有生气,大家前阵子忙得连微信都聊不上,这会儿总算可以小休两天。黄明昊和小鬼在游戏房里打PS4,说是要一较之前来不及比的高下,还嚷嚷着让陈立农当评委。




朱正廷在厨房里跟阿姨一起忙活着,说是之前录节目跟着董岩磊学了不少好菜,要弄给阿姨瞧瞧。阿姨也不拒绝,笑着说要是真能吃,就可以辞职回家休息了。




范丞丞经过厨房无意听见对话,抽出口里的棒棒糖说着自己还想活很久,然后被朱正廷一记刀眼吓得立刻逃走。




林彦俊下楼左右张望,都没看见尤长靖。手里拿着刚刚热好的牛奶,怕凉了才喝会闹肚子。皱起眉头有点无措,习惯性抬起手捏了捏耳垂。




" 彦俊,找长靖吗?他在客厅看昊昊新节目呢。" 王子异应该是刚从客厅过来,看见站在楼梯口的林彦俊黑着脸的样子,想必又是因为找不到爱人。




" OK,Bro. 小鬼在游戏房。" 眉头总算舒展开来,林彦俊笑了笑。" 我就是想去抓他过来陪我看电视。",王子异摇着头,一脸宠溺的模样。




林彦俊走到客厅,发现尤长靖很专注于看电视。林彦俊瞄了一眼,心里想着陆定昊最近也挺行,连情感节目都邀请到他上了。眯起眼再瞄一次,主题竟然是"几分恋人"。自己家小宝贝可不能被这样子的节目教坏了,林彦俊走过去就立刻转台。




" 不要转,我要看。" 尤长靖也不知道是谁转的台,伸手就抢过遥控器。




抓不到遥控器,反而手里被塞了杯温温的牛奶。尤长靖这才抬头,看见是林彦俊,笑得见牙不见眼,拖着他坐在自己身边。




" 陆定昊的节目一定要好好支持啦!你陪我看。" 尤长靖笑嘻嘻拿走了遥控器,转回刚刚的频道,陆定昊已经出场了,带着招牌笑容坐在贵宾席上。




情感节目无疑就是要艺人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及想法,再说出一些观点。尤长靖觉得这类节目真的很适合陆定昊,他能言善语,总是不会让气氛降掉,尽管这个节目真的有在无聊。




主持人应该是新手,尤长靖平常有空都会追各型各类的节目,都没看过这个主持人。节目整个流程几乎都是陆定昊在控制主场,渐渐地尤长靖都快误以为他才是主持人。




林彦俊自然是觉得很无聊,但是尤长靖看得那么入神,偶尔还发出和动物一样的笑声,林彦俊也就默默坐着陪他看,虽然是看着尤长靖的时候比较多。




" 王子异,你真的很讨厌,难得放假为什么不让我玩游戏。" 林彦俊扭头,看见王子异走了过来,后面还拖着小鬼。




" 你都多久没有陪我看电视了呢?晚上我再陪你打游戏,现在你陪我看电视,好吗?" 王子异总是这样,不论小鬼怎么样,他都不会恼火。




范丞丞管他们两个这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真配。




等到王子异他们坐下后,节目终于来到最白热化的阶段了。其实是终于聊到重点罢了,还是陆定昊cue的。尤长靖舔了下唇,坐直了身体,肩膀不小心磕到了林彦俊挨着他的下巴。




" 哎哟我的宝贝,摸摸。" 尤长靖眼睛也没看林彦俊,就伸出一只手轻轻揉了揉他的下巴。




" 尤长靖,我生气咯,尤长靖。" 林彦俊沉沉的声音,带着气息喷洒在尤长靖耳边。




尤长靖缩了缩脖子,偷笑吐了一下舌头,才转过脸来轻轻捧起林彦俊的脸,在他刚刚磕到的地方亲一口。林彦俊趁机也在尤长靖唇上偷袭一下,嗖的一下尤长靖脸就红了。




" 欸呀呀,腻不腻啊我说你们两个?光天化日的整啥呢?" 小鬼看到了以后叨叨不停,好不容易说完后就继续滑手机。




" 小鬼你看," 沉迷于手机的小鬼闻言抬头,突然被王子异低头亲了一口,说唱的嘴一下子呃呃啊啊说不出半句话还变成了beatbox。




林彦俊可是好不给脸地哈哈大笑,笑得牙齿看见十八颗,还带海狗式鼓掌。尤长靖貌似被感染,也笑出了鹅声。




" 王子异!" 小鬼鼓起脸,气鼓鼓的。




" 怎么了宝宝?"


" 你!王子异,你真讨厌。"




平常外人总是说王子异被小鬼吃得死死的,可事实上谁又知道只有王子异才能驯服小鬼这种放荡不羁的cool guy呢?






-






给你自己或者你的另一半在恋爱这件事上 打分,你会打几分?






主持人对陆定昊抛出这个问题,无疑是对最近他跟董又霖的绯闻问出了个Yes or No。陆定昊笑了笑,坐直了身体,喝了一口桌上给贵宾们准备的水。




" 我觉得不会是满分。" 陆定昊的回答很巧妙,像是默认了恋情,却又像单单只是走流程,回答了主持人明面上的问题。




迎上了众人疑惑的神情,陆定昊笑了笑,吐槽着这个节目还能不能接着录下去了,口都快说干了。随后又喝了几口水,润一润嗓子。




" 每个人都不是满分的,所以我们才会找另一个不满分的人来完整我们的满分。"




" 但两个人的一加一永远不等于一,和我们幼儿园学的数学一样,是二。"




" 分开来,我们是独立的个体。合起来,我们是完美的恋人。"




" 所以恋爱其实不会把两个人融为一体,只是你人生中缺失的分数,刚好在他那里。"




陆定昊稳稳地说完,台上台下的人似乎都被这段话感触到。话音落了许久,才响起洪亮的掌声。有些观众甚至还站了起来,高喊 " 陆定昊你是妈妈的宝贝!"




时长一个小时半的节目终于到了尾声,实际上陆定昊花了三小时在录这档节目。主持人不再刁钻,而是认认真真地对陆定昊的发言说了感想,最后说了道别,结束了节目。




弹幕往右开始滑动,镜头拉长,陆定昊起身对主持人,嘉宾们还有观众鞠了躬后,就转身下了台。




到了后台,陆定昊给董又霖发了简讯。




「 这期节目你别看。」




发送后,陆定昊把手机收进口袋里。助理小跑过来报告着接下来的行程,陆定昊匆匆赶上车,从背影看见了他泛红的耳根。






-






晚上,林彦俊到点又给尤长靖热了一杯牛奶。




尤长靖胃不好,常常说着胃疼,可咖啡瘾也不见他戒掉。为了这件事,林彦俊还跟尤长靖吵过架。后来,也是尤长靖自知理亏,又想到林彦俊是因为担心自己,所以就带着一份厚厚的自责和歉意去道歉。




再后来,林彦俊就有了给尤长靖热牛奶的习惯。一开始尤长靖喝了第一口,整张脸都皱了起来,还吐了舌头,大喊着好难喝。林彦俊也不说话,就盯着尤长靖,用眼神命令他喝完。




接下来的日子林彦俊都有去超市买了很多不同口味的牛奶,轮流给尤长靖试一点。等到口味合适的时候,家里多余的牛奶已经放满了一个柜子。后来朱正廷都用来当五百万和福利的小甜品。




尤长靖喝完了牛奶,抬头抵了杯子给林彦俊。林彦俊看了一眼,忍不住屈身吻住了尤长靖。




甜甜的,是牛奶,还有尤长靖。




尤长靖发出小小的笑声,转换了姿势,双膝跪在床上,搂着林彦俊的脖子,一点一点地回应他。从下午陆定昊那段话结束后,尤长靖就很想吻林彦俊。




" 尤长靖,我是几分恋人?" 尤长靖就知道林彦俊肯定会在意这个问题,忍不住笑出了声。




" 额,等下哦。" 尤长靖拿了手机,不知道按着什么。




" 二十九点五分。" 语毕,尤长靖被自己逗笑。他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月亮,又湿湿的一闪一闪像星星。




林彦俊不禁亲了几口他的眼,尤长靖顺势地亲了亲林彦俊靠过来的下巴。




" 那么少哦?尤长靖,我那么差劲吗?" 林彦俊声音轻轻的,又沉沉的,很有磁性。




他低头鼻尖对着尤长靖的,轻轻蹭了蹭,像是在撒娇的大奶狗。




" 你二十九点五分,我也二十九点五分。我们两个加起来就是五十九分啦!你是五,我是九,多好。"




尤长靖掰着林彦俊的手指头数数,还一边沾沾自喜。




" 小巧思哦,可是还不是不及格欸。不OK。" 




尤长靖还不了解自己的男朋友吗?凑过去亲一口,然后用大眼睛对他眨啊眨。




" 我们一起,慢慢及格,然后满分。"








-






其实五十九分,挺好。








-end-

【长得俊】兔兔和糖糖

這個是合理的嗎!!!!!!!!

奶茶烧酒:

*年龄操作 小朋友橘×幼师柚


*4000+短打


*不妥删


*(迟来的)祝大家万圣节快乐:)




提起“早熟”这个词,奶泡幼儿园的老师都会不约而同的想到果果班的林彦俊小朋友。


 林彦俊是中班的小朋友,还是会跟妈妈撒娇的年龄,但已经有了一张迷倒万千少女的脸。眼睛大且有神,脸颊上一点点的婴儿肥,让乍一看总是凶凶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纤瘦但挺拔,会让人想到还没长大的小白杨。


 “彦俊真的是个很厉害的小朋友呢。明明自己也才上中班,放学还知道先去小班接妹妹一起等妈妈来接。”“是啊,而且跌倒了也不会哭!爬起来再找老师清理伤口的时候才会看到一点点泪花,还会说‘俊俊是大孩子了,俊俊不可以哭’。真的好乖啊。”幼儿园的老师们对林彦俊小朋友都赞不绝口,仿佛已经能看到他未来长成新世纪好男人的样子。


 尤长靖刚带完一群小朋友做完早操回到办公室。他把袖子挽到手肘,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有吗?我觉得他还挺黏人的啊?”


 尤长靖是奶泡幼儿园的实习老师,也是难得的男幼师。年纪不大,约摸20岁上下。棕色的卷发,白嫩的皮肤,眼睛总是弯弯得像月牙。脾气也很好,会用软糯的声音和小朋友们讲道理。又会弹琴又会唱好听的歌,是总被小麻雀们簇拥着的温柔大哥哥,不管走到哪里身后总有一群小朋友亦步亦趋。


 而那群小朋友的排头,总是那个小白杨林彦俊。


 “是哦。彦俊真的很黏尤老师欸,总要你抱。”带小班的老师柔柔地笑着,“也挺有意思的,彦俊小班的时候也没有总黏人要人抱哦?大概是太喜欢你了吧?”


 喜欢我吗?尤长靖想着,心情有点复杂。








 林彦俊是很喜欢跟着他没错,可又和其他的小朋友不一样。


 别的小朋友喜欢让他唱歌,讲故事,跟大家一起做游戏。林彦俊跟着他,只会让他抱,然后一句话不说,就睁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睛看着他。


 开始的几次尤长靖还以为是小朋友哪里不舒服或是受了什么委屈,才用这种迂回的方式来寻求自己的安慰。可时间久了,他也发现了——这个小朋友什么事都没有,就是要他抱抱而已。


 对了,这个小朋友只会连名带姓地喊他。别的小孩子会叫他“尤老师”“尤尤哥哥”,一些小姑娘有时候还会叫他“靖靖”。尤长靖都不介意,这是小孩子们愿意和他亲近的证据。


 而林彦俊只会连名带姓地喊他。很正经的那种。


 “尤长靖,抱。”


 对。就是这样。


 尤长靖无奈地弯下腰把向自己伸出手的小团子抱起来,轻点他的鼻子,第N+1次重复,“彦俊,叫我尤老师啦。或者尤尤哥哥也可以啊。”


 林彦俊搂着尤长靖的脖子,铜铃眼认真地盯着他看,“可是尤长靖就是尤长靖啊。你不叫尤长靖吗。”


 “我叫尤长靖啊,可是……”


 “所以我叫你尤长靖没错啊。”


 ……服气了。这小脑袋瓜转得真快。


 尤长靖轻揪了下小孩儿软软的脸颊,“你啊,这个时候就有在聪明的。”




 “那我们彦俊找尤长靖干嘛呢?今天也是只要抱抱吗?”


 “尤长靖你知道万圣节吗?”


 尤长靖转过头看着小团子,他很少给自己提问题或要求,今天真是新奇。


 “知道啊。万圣节是国外的节日,大家会打扮成各种各样的造型,还会做南瓜灯,还有……”


 “还可以次糖是不是?”


 “欸你很厉害哦,这都知道。”“电视上看到的。”林彦俊的小腿不安分的摆动着,像是藏不住欢欣的小狗在摇尾巴。


 “对,万圣节有个很好玩的,‘不给糖就捣蛋’,可以去找别人要糖果,如果不给的话可以对别人做恶作剧。但是不可以太过分哦。”


 尤长靖不由得想起自己中学时过的万圣节,咯咯地笑起来。


 “什么恶作剧都可以吗?”


 “太过分的就不行啦。不能让别的小朋友受伤哦。”


 “这样哦。”


 林小橘搂紧了尤老师的脖子,又回到了不说话的状态。


 尤老师看着不说话的小团子,只当他又跟以前一样,没多加在意。


 这么说来,万圣节要到了啊。


 今天去超市买点糖吧。尤老师如是想到。










 万圣节当天傍晚,奶泡幼儿园在园内举行了游园活动,园区各处都坠挂着小巧精致的手工南瓜灯和卡通样式的鬼怪巫女等装饰。


 “尤老师!这个南瓜好漂漂!”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提着园长老师分发的小南瓜灯给尤长靖看。暖黄灯光下小女孩的笑容分外温暖柔和,让人心里也跟着一软。


 尤长靖笑着揉揉女孩子的头,“好看吧?那要好好保护哦。”女孩子忙不迭点头,转头跑开了。


 市面上的装饰都过于逼真。为了不吓到孩子们,所有的装饰品都是老师们自己亲手制作的。南瓜灯工序复杂,切割方面还需要不小的力气,尤长靖作为男性,自告奋勇接下了这个任务。


 数量多,工期短,原材料还体积较小,尤长靖在许多个下班回家后的深夜加班加点制作,才换来了孩子们今天的这份惊喜。


 中午的活动课,有孩子们问,为什么今天是园长阿姨带着做游戏,而不是跟以前一样尤老师弹琴教唱歌呢。一向能言善道的尤长靖只是沉默地笑着,将背在背后的手又往后藏了藏。


 一双满是创可贴的手,不适合弹钢琴,更不适合在日光灯下展示给孩子们看。


 他们只需要开心的笑就好。






 尤长靖没有做过多的变装,头上只带着一个以前活动时用过的白色兔耳头箍。他提着一小纸袋糖站在花坛一边,不断地有路过的小魔女小狼人看见他,一边哇哇地叫着“尤老师不给糖就捣蛋!”一边像小炸弹一样冲了过来。尤长靖也顺势蹲下身把孩子们搂进怀里,冲他们笑着“哇”一声,再从口袋里掏出大把的糖果塞进他们的小南瓜灯里。


 小朋友们都在小操场上玩得开心。尤长靖吁了口气,将双手举到眼前瞧着。


 即使是被创可贴包裹着,也避免不了伤口与外物摩擦接触时的痛感。有些比较深的口子,此刻还渗出些血珠来,将创可贴的肤色胶带晕出一小块红。


 生南瓜真的有在难切的。


 尤长靖吃痛地甩甩手,这样想着。








 “尤长靖。”声音从下方传来,尤长靖向下一看,只看到一对灰色的兔耳。


 尤长靖蹲下来,对面前的林彦俊微微笑。“彦俊今天扮的是兔子吗?”


 “不是,是猎人。头上这个是妹妹非要给我带上的。”说着还不开心地撇了撇嘴。一身笔挺帅气的小猎人头上却有一对兔耳朵,气质顿时就从小酷盖变成小可爱。


 “彦俊不喜欢兔子耳朵吗?”“不喜欢,这样不帅。”


 “尤长靖头上也有兔子耳朵哦。你觉得尤长靖也不帅吗?”


 林彦俊抬头看了看尤长靖头上的白兔耳,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灰兔耳。耳朵带上了一点红。


 “尤长靖很帅……”“那白兔兔和灰兔兔都很帅,不要不开心啦。我给你拿糖好吗?”尤老师侧过身去口袋里抓糖,却被小朋友捏住了大拇指。


“尤长靖你手怎么了。干嘛要贴创可贴。”




 完蛋了啦。怎么藏了一天现在就被这个小祖宗看到了。


 尤长靖调整好表情,“我没事啊,就是划了几个小口子,不碍事的哦。彦俊别担心哦。”


 “可是这里有血。你到底怎么了。”


 “……”视力太好了吧。




 本着“小孩子虽然年龄小但是也是独立个体”的想法,尤长靖一五一十对林彦俊说了满手伤口的由来。


 “……所以这些南瓜灯都是你做的哦?”“对啊。尤长靖是不是很厉害?”扯开话题的好机会!


 小团子轻轻牵着没受伤的手指,“…你手还会不会痛。”


 林彦俊抬眼看他,大大的不安和小小的愧疚。


 所以才不想被他们看到啊。尤长靖轻拍着小灰兔的背。不想让他们觉得,是因为他们的原因让老师受伤,从而背负着不必要的自责。


 大白兔把小灰兔拉近,歪头看他,“不会痛了啦,还可以抱你哦。你看……嘶!”


 抬手的一瞬间却被小灰兔裤腿处的金属链子勾到手,大白兔痛得龇牙咧嘴。


 ……好丢脸哦。


 尤长靖讪笑着,把被触痛的手背到身后,“没事吼,尤老师一只手也可以抱你的哦。”


 “不要逞强了好不好。”


 小灰兔扯着尤长靖的袖子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眼前,小小的手掌轻托着面前人白软的双手。他不说话,只盯着那些大小不一的创可贴看。


 尤长靖也开始慌了,“彦俊,我真的没事,你……”


 指尖上传来温软湿润的触感。有些痒,仿佛清晨抚上花瓣的露珠——小心翼翼的,谨慎的,却分外温柔的。


 “妈妈说亲亲就不会痛了哦。尤长靖你现在还有在痛吗。”


 林彦俊一脸认真而期待的看着他,清澈的眼神却让尤长靖觉得脸颊发烫。


 “不痛了啦,谢谢你哦……”


 这么小的孩子就这么会?这合理吗?这ok吗?






 远远地跑来几个小朋友,“林彦俊过来和我们一起玩啦!”,说什么也要把小灰兔扯走。


 “可是……”“对啊,彦俊也和他们一起去玩吧。”尤长靖揉揉林彦俊的头,目送着一步三回头的小灰兔被拖走。


 老师们说的没错,这个小孩子以后不得了,是个狠人。尤长靖看着在孩子堆里也格外抓眼的小团子,认真地点了点头。


 “尤老师!!我们要次糖!!”又有别的小机灵发现这只大白兔。


 尤长靖一边捧出一把糖果一边念叨“晚上回家要好好刷牙哦”,等到在身后摸来摸去也没抓到东西,才发现一袋子糖果都发完了。


 尤长靖突然想起,自己今天好像还没发给某个小黏人精糖果欸。






 提着已经空空如也的纸袋回到办公室,尤长靖从购物袋里又倒出一些糖果,准备应付等会儿的小坏蛋们。


 在那之前,好像应该先把自己的伤口再处理下…尤长靖想着,准备去一趟医务室。走出门就感觉小腿被谁冲过来一把抱着,看不见脸,只听得见隐隐约约的哭声和吸鼻子的声音。


 妈耶吓死了。这种环境这种情节真的很鬼片好吗。


 尤长靖花了三秒钟镇定心神,蹲下身捧起小朋友已经哭花的脸,“宝贝儿不哭不哭!发生什么事啦?为什么哭了?是摔倒了吗有没有哪里痛?”


 “不素,素,素……”小姑娘抽抽搭搭的,声音都哽咽,“素林,林,脸俊他们在打架啦!”






 医务室里,大白兔和挂彩的小灰兔大眼瞪小眼。


 小灰兔脸上被对方的指甲划了个口子,伤口不深,大概在厮打过程中迸出了些血。尤长靖叹了口气,拿着一小团酒精棉把林彦俊脸上的血迹擦干净,又拿着棉签轻轻涂上药。


 打理好一切,他拖来一个小板凳,坐在小灰兔面前,和他平视。


 “为什么要打架?”


 “他欠揍。我就揍了。”


 “林彦俊!”


 尤长靖有些生气。他从来不是会无缘无故冲别人发脾气的小孩,更何况对方的是大班的小孩儿。聪明如林彦俊绝不会自己去惹对方然后一直挨打。


 “告诉我,为什么要打架。”


尤长靖从来都是温柔地笑着的,此刻却面色严肃,眉头紧皱,嘴角抿起。


 “……你生气了吗?”


 小灰兔悄悄抬眼看他。


 “生气啊。你干嘛去惹大班的小朋友,害自己脸上受伤,很逊欸。”小朋友胆怯的眼神看得他心疼,但理由还是必须弄清楚的。


 “……”林彦俊嘟嘟囔囔了几句,尤长靖一个字也没听清。“你说什么?”


 “他说你做的南瓜灯不好看!还故意弄坏了!”


 小朋友突然抬头大喊,尤长靖发现他的眼里甚至还带着点泪花,“明明是你那么辛苦做的!可是他,他……”






 尤长靖心里塌陷了一块,像蜂蜜倒流进来。这一丝轻甜的温柔在他心上缠缠绕绕,终是将他完全包裹。


 “知道啦,小英雄。”


 尤长靖把林彦俊搂进怀里,轻拍着他的背,感受怀里小团子轻微的颤动。


 林彦俊缩在人怀里,嗅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尤长靖身上总是带着清淡的香气,让人安心。


 “谢谢你哦。”


 “脸上还会不会痛?”


 林彦俊抬起头,还噙着泪的眼睛眨巴眨巴,“痛。”


 “那尤老师给你亲亲就不会痛咯。”说着在小孩子的脸颊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小灰兔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飘上红云,伸出小手捂着被亲吻的地方,眼神四处乱飘。


 “还痛吗?”“不,不痛了…”


 尤长靖笑着点点头,“那回家之后要让妈妈好好清理伤口哦,不然小心留疤就变丑咯。”


 林彦俊猛地抬起头,手指用力抓着尤长靖的衣服,“如果我变丑了,你是不是就不会再喜欢我了?”


 “我开玩笑的啦,你才不丑。”


 尤长靖看着突然紧张的小朋友咯咯地笑起来,轻戳他此刻还没露面的酒窝。




 “你在我心目中一直在发光哦。小英雄。”










 天色已晚,小孩子们纷纷被家长接回家。尤长靖站在幼儿园门口,亲手将每个小朋友护送到父母手边,再挥着手对他们说一声“明天见”。


 林妈妈姗姗来迟,见到站在门口的小尤老师,对他歉意地一笑。


 “对不起我加班来迟了,麻烦小尤老师你留到这么晚…哥哥和妹妹还在玩吗?”


 “没关系的啦。孩子们安全回家最重要。我去叫他们吧。”尤长靖软软地笑着,转身进了教室。


 “彦俊,妈妈来接你和妹妹咯。赶快回家吧。”尤长靖走到兄妹的身边。小哥哥一只手牵着妹妹,另一只手向着尤长靖伸出。


 大白兔笑着牵过那只小小的手,一大两小向门口走去。


 “宝贝儿们我们回家咯…阿俊你脸怎么了?”


 “是我打jia…”“是彦俊他为了保护我所以不小心受伤了,对吧?”


 林彦俊感觉自己的手被握紧,抬头便对上一双笑盈盈的眸子。


 “啊呀,那可真是……”林妈妈有些惊讶,自己家儿子向来波澜不惊,安静沉稳,想不到也会有见义勇为的一面。


 “伤口我已经处理过了,应该过不了几天就会痊愈的。林妈妈您别太担心了,我也会特别关照彦俊的。”尤长靖把手心里的小手交到林妈妈手里,蹲下向两兄妹挥手再见。


 




 尤长靖目送林彦俊和妹妹被母亲牵走,叹了一口气。


 真是个好孩子啊。林彦俊。


 尤长靖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转身走向办公室,准备下班回家。


 “尤长靖!”


 尤长靖被这四下安静里突然的点名吓得浑身一抖,回过头只看见几分钟前才离开的林彦俊又飞奔回来。


 尤长靖蹲下将飞奔来的小团子接住,“怎么啦,是有东西忘记了吗?”


 “尤长靖,你没给我糖哦。”


 啊呀。尤长靖把全身上下的口袋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一颗糖。


 “彦俊,老师我现在身上没有糖了,明天再给你ok吗?”


 “不ok,今天给才算数,明天就不一样了。”林彦俊非常认真地回答道。


 怎么这么固执的啦!


 尤长靖为难地看着他,这个小朋友真的很难控制欸。


 “不给糖就捣蛋?”


 林彦俊一脸期待,尤长靖无能为力,“好吧,你可以对老师恶作剧,不过别太过分……”


 两颊被一双小手捧住,尤长靖感觉有温热的触感落在自己的唇上。




 自己。被一个小男孩。亲了。嘴对嘴那种。


尤长靖的大脑陷入了短暂的当机。




 林彦俊是踮起脚吻他的。他站回地面,松开尤长靖的脸,转身就向前跑去,没留给呆愣的大人一点反应的时间。


 “尤长靖明天见咯!!”


 等大人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孩早就跑没影了。


 刚才那个……是恶作剧吧?是的吧?嗯……一定是……


 尤长靖觉得自己真的不ok。


 他现在脸上在发烧。






 “哥哥,你刚才回去找尤老师干什么呀?”


 林妈妈柔声向后座的儿子发问。


 “我去要糖啊。”


 稚嫩的声音里充溢着藏不住的欣喜,“是很甜很甜的糖哦。”


 




end


(祝两个小朋友和各位张德军女孩万圣节快乐:)